舟山市机关幼儿园教育集团

家园互动红利的末班车上谁会是下一个“下车”

  成立于2014年的看娃娃近日宣布与鹦鹉螺教育合并,这款家园互动APP宣布12月31日起终止使用,似乎赶上了从2005年兴起的家园互动红利的末班车,但这趟末班车似乎驶不到终点,看娃娃是明确宣布下车的第一家公司,会是最后一家吗?

  同样发生在近期的,智慧树日前被报道《家园互动品牌智慧树大换血,创始团队悉数离职》,智慧树做出《声明》表示,这篇报道中的内容纯属凭空捏造、无中生有,是对智慧树幼教云平台及环宇万维公司声誉的恶意诋毁。是谁在恶意诋毁,又为什么要恶意诋毁?这条赛道上的竞争愈演愈烈……

  看娃娃成立于2014年,是北京育泽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一款家园共育APP,据称,看娃娃的“亲爸亲妈”制作团队都出自百度、新浪、搜狐和小米等互联网公司,创始人是丁力,去除百度搜索中那个上海滩的黑道大哥丁力之后,从寥寥的消息中,还是可以看到看娃娃创始人丁力当时拿到3000万Pre-A轮融资时的意气风发,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这家在2015年6月拿到3000万融资的公司,在经历短暂的一年之后会直言放弃?只能“洒脱”的将竞争对手推荐给正在使用自家产品的幼儿园和家长……

  据看娃娃日前给出的官方解释是:成立两年期间,在资本的推动下,看娃娃以获取用户量为主要目标成长着,但受到2015年8月开始的资本寒冬影响,看娃娃的下一步发展规划受到影响,最终转型进行方向调整,并与北京鹦鹉螺教育合并,并且,合并之后看娃娃团队将要全力投入鹦鹉螺教育,停止看娃娃的发展。

  自己生出的孩子为什么会舍弃?合并看娃娃的这家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呢?我们从该公司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北京鹦鹉螺教育也叫鹦鹉螺云教室,顾名思义,主要为学生提供“云教室”,为当地的课外教育机构提供在线教学课程,当地教学机构只需要配备老师作为助教,对学生进行答疑和辅导。从模式上来看,与看娃娃截然不同;再来看看创始人信息,据鹦鹉螺教育披露的,其最初的创始人为胡宇东、曹强和陈修楠,显然创始人也不同;但双方共同的投资人有两家——梅花天使创投和安芙兰创投,此次的合并,更像是在投资方安排下的接盘。

  看娃娃果然是被弃了,创始团队甚至都转型去了不同的细分领域,家园互动APP的红利到头了?这个市场竟然已经寸步难行了么?我们试图从看娃娃的产品来看一看。

  家长下载看娃娃APP之后,可以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加入班级形成圈子,可以添加好友,自己创建圈子,从这几点看来与微信颇为类似:加好友、进群、创建群聊;下载看娃娃使用后,对于看娃娃最深的印象在于制作时光相册和音乐照,由于笔者还没有娃娃,虽然注册了,在使用过程中开启的还是“游客模式”,对于这两项功能的用后感没有办法更详细的描述,但是听名字还是蛮有吸引力的,虽然这两项功能对于微信技术大牛而言可能也只是分分钟的事,看娃娃的独特优势似乎也不是很明显。

  从看娃娃的功能介绍来看,对于老师和园长而言,使用看娃娃可以比较强悍的一次发布50张照片和3分钟视频、更“高效”的沟通、进行园务管理、生成微网站(园长填写基本信息,就可以生成精美网站,听起来也是不错~)。

  根据产品和资料显示,看娃娃至今没有盈利模式,产品也与市面上的同质化,到2015年7月,看娃娃覆盖了1300余所幼儿园,家长用户约29万人,数据上看来也不是很。有人指出,家园共育平台往往向幼儿园免费开放,并寄希望于后续流量带来的增值服务,但很多平台尚未盈利就已死在了烧钱的过程中,这个行业很大程度上还是在玩资本游戏,不是一般草根创业者能够玩得起的,这么看来,虽然去年6月份拿到了3000万的融资,撑了一年多的时间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现在的家园互动APP们都怎么样了,还活蹦乱跳吗?我们一起来看看鲸媒体整理的十二家家园互动APP(据网络公开资料整理):

  爱宝宝和互动宝宝两家已经拿到A轮融资,爱宝宝两轮融资共计约2300万+(注:350万美元粗略计算为2100万人民币),互动宝宝据披露为1亿人民币;

  掌通家园和慧沃的宝贝佳拿到了B+轮融资,分别共拿到过约2亿人民币和3亿+人民币。(美元换算同上)

  安卓平台软件商店显示,2016年已经过去大半,看娃娃、天天爱宝贝却在2016年还没有更新一次。

  宝贝佳是东方慧沃的系列产品,其中除了家长端和老师端的APP之外,还包括一套教学盒子,前身为慧沃宝宝,上线月;掌通家园是厦门神州鹰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的“主打产品”,前身为“宝宝在线月成立于广州,产品主要包括APP和打卡机,其中贝聊APP属于核心产品。慧沃创始人张康在进入幼教行业之前,做了12年的“技术男”,转型进入幼教行业,正好是在孩子出生的2012年。在鲸媒体之前采访张康时,他还曾表示,他的孩子现在正好上幼儿园,慧沃的产品“宝贝佳”也成了他家的标配。虽然他很忙,但只要有时间,都会带着孩子学习里面的内容,为此还专门在家里买了一个投影仪。12年,神州鹰创始人&CEO叶荏芊是一个4岁孩子的父亲,在进入幼教行业之前,叶荏芊在远程监控领域创业,2012年时他实现了将这种远程监控技术应用在连锁店,让客户在手机上就可以实时观看门店画面,在自家孩子要上幼儿园的时候,叶荏芊想到是不是可以利用在远程监控领域的积累,为幼儿园提供直播服务,让家长下载一个App,就实时看到孩子在幼儿园的画面?叶荏芊停掉公司其他业务,开发掌通家园App。

  目前三家覆盖的用户数都超过一万家,覆盖家长数超200万,蛋糕的大小是一定的(备案的幼儿园+“黑园”国内共有五六十万,让一个幼儿园的家长和老师一个手机上安装多款APP显然是不现实的),当蛋糕只剩下一半的时候,你能吃到嘴里的肯定会更少;要说让先到的将吃进去的吐出来,产品上势必要有很明显的优势,同时还要考虑到全园更换系统的难度,显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2 在家园沟通的功能基础上做加减法

  同时,更早的进入市场,也就意味着有了更多的机会去试错,慧沃的宝贝佳,前身为慧沃宝宝,当时的慧沃宝宝有家长通、家校通、家园互动等功能,产品上线之后不久,在推广过程中,慧沃就发现产品做好是必要条件和前提。慧沃开始不断尝试给APP加入新功能,比如,慧沃曾经推广了一个幼儿园的监控设备和一款打卡机,但很快又意识到这些硬件设备很难满足幼儿园和家长的双重需求,于是保留了与家校沟通相关的功能,分为老师端、家长端和园长端,在家校沟通的背后其实有针对园长的招生、运营功能,以及针对老师的教学指导等功能。而神州鹰的掌通家园一开始是让幼儿园在安装摄像头,并升级系统以后,可以使家长在App上实时看到孩子的画面,而在之后过程中也或多或少因为切身体验的关系,叶荏芊推出了掌通家园园丁端,为幼儿园提供“活动通知”和“代接确认”功能,如果来接小孩的是陌生人,幼师会先为其拍一张照片,通过掌通家园发送到家长手机,家长点击确认以后,代接的人才能接走小孩;还有之后的视频签到机,成长档案等等。

  贝聊的产品体系包括APP和打卡机(日前,还更新了校车打卡功能),核心产品是贝聊APP,一款专门为幼儿园及家长定制的沟通软件,主要功能包括家园沟通、家长社区、园务管理、附近幼儿园、育儿内容等; 贝聊打卡机可登记幼儿园孩子出入园信息,如孩子和接送家长出入园的时间、照片以及出入园时间等,并在APP上告知家长。发展过程中,基于贝聊APP和打卡机的互动,同时与高德地图进行深度整合,贝聊公司推出了“小黄鸡守护计划”,所有使用贝聊APP的儿童,一旦发生儿童走失,会第一时间将贝聊APP上的儿童数据(照片、基本信息等)推送给附近的高德用户,防止儿童走失。

  一开始家园互动平台走的是免费、单纯做工具的路,在这条路走到头后,各家开始设想挣钱,变现主要是to B的设备和to C

  慧沃的产品包括宝贝佳APP和存储内容的教学盒子,幼儿园上课时,盒子连接电视,老师在APP上点击“我要上课”,就能用盒子上的课程上课,而且APP里有参考的教案供老师与孩子互动,同时,家长可以付费购买宝贝+课程;神州鹰的产品包括掌通家园APP和硬件,手机端的APP也可以称为神州鹰远程视频监控综合管理凭条,硬件包括神州鹰网络视频服务器、网络摄像机、3G视频服务器。贝聊成立时间为2013年9月,在不断的发展升级过程中,贝聊公司的产品结构分为三层,目前APP涵盖了第一层和第二层:第一层,贝聊公司提供幼儿园与家长的共育平台,半封闭社区,基于班级的信息发布和交流,覆盖家园沟通的核心刚性需求;第二层,家长之间,通过社区板块,基于话题、群组形成社交关系,满足用户更集中地讨论育儿、情感等话题的需求。关于第三层,则是基于以上内容的沉淀,进行大数据挖掘,希望成为广告投放平台以及精准营销平台。

  掌通家园APP有视频监控、园区动态、签到管理、宝宝课程、宝贝食谱、儿歌学堂、睡前故事和育儿知识等功能。

  神州鹰将APP划分为四大块内容,分别为校园、家园、消息和我的,校园部分为家长提供孩子在幼儿园中的信息,包括视频、食谱、签到等;家园部分也与微信的朋友圈功能类似,家长可以发布孩子的成长记录;消息也不难理解,就等同于微信的“微信”模块;在我的模块中,掌通家园为用户提供了积分任务及积分商城,同时,家长发出的信息也会在我的中的发件箱里显示。

  幼儿园模块中用户需要被老师添加进入班级,才能够进一步查看宝贝的状态;发现功能中包括亲子话题、宝宝阅读、照片秀等,提供相关的育儿知识,让家长制作孩子的照片秀等;消息模块中,用户可以与站内的人进行交流;“我”中,用户查看自己发的动态,生成时光相册、加入班级之后查看个人动态、社区记录、积分等,前文提到的小黄鸡守护计划也在“我”这个功能模块下。

  每日活动中每天会发布亲子活动,家长与孩子参与后还可以将参与的视频发送至平台上;每周一主题,APP端会每周发布一个固定的主题,让家长与孩子参与;在家园沟通中,还分为班级相册、家长作业、宝贝加油与点名册等细分功能。

  领域内的全通教育。全通教育之前曾在招股书中披露,其主要从事家校互动信息服务,主要产品是,家长短信箱、考勤短信、亲情电话、成长帮手等。让家长可以通过短信的形式,了解学生课堂作业、考试成绩、在校表现、教师评价、安全知识等相关信息。核心产品业务被打包在中移动的品牌业务“校讯通”之下,家长是产品的买单者,通过中移动每月付费,中移动则与全通教育分成。据了解,家校互动信息服务收入占全通教育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超过96%,在移动互联互动模式的冲击下,其核心产品生存堪忧;所以在2014年6月全通教育正式推出K12在线教育平台“全课网” V1.0,进行转型,旗下涵盖7款产品;2015年8月份推出“全课云”系列产品,针对校园整体的教育信息化系统,主要面向校长和教育管理部门提供服务,其中的数据都来自寄生于此平台的各类C端应用,而全课网就是各类C端应用产品的应用合集,相当于全课网的前置流量入口,之后还陆续推出了新产品;2015年11月,完成了对继教网及西安习悦100%的股权过户;今年5月发公告称,将以3840万元收购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赛尔互联”)24%股权。

  家园互动APP可以说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产物,主要用于解决幼儿领域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所以家园互动APP

  但如果回到这个本质上来讲,这一功能,我们目前频繁使用的微信已经实现了,对于家长而言,要与园长、老师进行交流,互加微信是很正常的,加完微信再用微信交流也更加便捷。那么家园互动APP该怎么发展,才能与微信形成明显的区别,增加家长的使用率以及黏性?目前看来,部分家园互动产品走的路径是在APP

  首先,在推广中,必然需要大量的人力、强大的代理商去打通渠道(其实,很多家园互动APP都是靠着线下地推人员,一个个给园长和老师安装APP,是一个劳动密集的工种);同时,可以看到在线下推广的过程中,有的采用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有的从一二线发达城市向外辐射,在这整个过程中都极为烧钱、都需要“钱”。拿贝聊来讲,在线下推广的过程中,贝聊早期为幼儿园提供免费的打卡机设备,让家园共育更好的开展,从前文鲸媒体整理的图表中也可以看到:成立早发展好的拿的钱多,反之亦成立。总结而言,家园互动APP

  目前,家园共育领域陷入了同质化严重、跑马圈地野蛮生长的境地中,在这种背景下,各家目前看来也都走的是铺渠道、装东西的路径。如前文介绍,装东西中的“东西”还可以细分为内容、设备、技术和服务。慧沃的宝贝佳装的就是内容,面向C端收费。2015年3月进行升级时,慧沃在原来家校沟通平台的基础上,加入了幼儿园教学内容。据介绍,这些课程内容是慧沃花了高代价从国内、韩国、日本、美国、俄罗斯等国购买的幼教行业优质的教育内容。慧沃创始人张康曾表示,慧沃2015年在这方面的版权支出大概有几千万,“优质的内容我们会买断版权,我们不生产内容,更多的是帮助用户更好的使用内容。”为此,慧沃公司还有30人左右的教研团队,专门线上线下指导和服务幼儿园的老师,据张康介绍,慧沃还正积极构建幼儿教育内容生态圈。

  而对比贝聊而言,在其三个层次的产品结构中,既有面向C端的内容,也有面向B端的设备,贝聊表示,这两部分其实都很重要,贝聊app分老师端和家长端,都是基于家园沟通基础上延展开的,而硬件设备也是为了让家园共育更好的开展,现在也很重视育儿方面的内容。而贝聊未来的发展目标是家园共育数据云平台,主要是深挖C端需求,具体而言,在C端,在家庭个性化教育方案平台上,向家长提供个性化的育儿方案。贝聊CEO彭毅曾这样向鲸媒体介绍:“平时晚上在家和周末孩子不知道和孩子玩什么游戏,怎么教育孩子,也不知道孩子逻辑、语言、动作、社交、认知等方面的能力如何。这样贝聊就可以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在这之外还有一种将家园互动APP作为数据沉淀和展示沟通的基础设施,在鲸媒体之前的文章中也有介绍过——嘿哈科技在体感技术方面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技术壁垒,其计划推出的宝贝通APP,可以每天为家长自动推送孩子的学习、健康、运动等信息–这些是由体感摄像头捕捉到的,最终APP成为一个可以实现家园互动和沉淀数据的平台。

  以慧沃为例,在最近的两轮融资中都得到了好未来的投资,好未来在K12领域发力少儿英语,除了钱的支持外,慧沃还可成为给好未来输送未来K12生源的入口之一,同时,获得好未来的品牌背书,与好未来形成课程互补,将课程植入平台中,连续两轮获得了两亿多的融资后,慧沃还成立了一支产业基金,帮助优质的内容团队发展壮大,布局幼教全产业链。

  与之相似,掌通家园也得到了新东方的投资,可以与新东方之旗下的泡泡少儿英语、满天星幼儿园、多纳,及其投资的寓乐湾等幼教、青少年课程内容产生协同效应,也有可能成为新东方K12生源的入口之一;贝聊之前也获得了威创股份的投资,威创体系内的幼儿园,因为加盟连锁和托管式加盟的高粘性特征,将会成为贝聊APP商业模式迭代升级的巨型孵化器,贝聊APP在威创体系内幼儿园得到验证的商业模式将会进一步应用于体系外的幼教机构。同样,得到上市公司支持的还有智慧树,据称,智慧树2016年将在和晶科技的支持下实现盈亏平衡;资本方面,环宇万维计划在2016年年底前视情况启动C轮融资,并适时启动股份制改造。但,同时注意到,环宇万维2015年营收347.85万元,净利润为-4666.07万元,根据双方2014年签下的对赌协议,环宇万维承诺2015年净利润不低于1200万元,否则将补偿和晶科技5%的股权。

  和晶科技的业务和幼教业务离得较远,对智慧树的跨界投资也开启了其对幼教行业的投资。7月中旬,和晶科技还与智趣互联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并计划投资入股,后者主营幼儿园提供教育信息化的软硬件业务,或可与智慧树打通资源。

  这个细分领域的产品太多,而且大多没有形成壁垒,在APP功能相近的情况下,单独靠APP撑起来整个公司,看起来很难,眼下,市场的前几名都在寻找有钱有资源的靠山,并快马加鞭的进行转型。踏上家园互动这趟末班车的玩家们,不知下一个“下车”的是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